一般而言,反向市场结构品种,适宜长线做多,做空则需要快进快出,不可恋战。正向市场结构品种,有相反结论,但不做推荐。

在对未来市场价格无预期的情况下,由于持有成本的存在,期货近月合约价格应该比现货价格高,同时远月合约价格又比近月合约价格高,这种期限结构称之为CONTANGO结构,即正向市场结构

与之相反的是BCCK结构,即反向市场结构,表现为期货近月价格比现货价格低,而远月合约价格又比近月合约价格低。通常,商品近期供给紧张或者需求旺盛,而市场预期未来供给会大量增加或者需求疲软造成,是反向市场结构形成的主因。

现货价格、近月合约和远月合约价格,也可能出现两头高、中间低或者两头低、中间高的结构,称之为混合市场结构

总之,期货市场的期限结构很少如教科书上所言,按持有成本理论规规矩矩来排列成正向结构,当前国内期货市场,正向结构、反向结构和混合结构都存在。

不同期限结构的形成原因复杂,并不只是反映市场的预期和持有成本,还反映了风险规避者(套保者)对风险承担者(投机者)所支付的风险补偿。

请注意,在不同市场结构下,做多与做空可能获得的收益是不对称的,并且某种程度上实际收益与市场预期正好相反。

这几年商品牛市,很多商品期货合约价格都呈现出反向市场结构特征。这种结构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现货市场供需紧张或者库存不足,现货价格坚挺,但同时也暗示了在远期,矛盾很可能会得到缓解,从而远期合约价格较低。也就是说,市场对未来的预期并不好,是看跌的。

然而很多情况下,事与愿违。以螺纹钢为例,前几年,每次新合约开出来的时候,合约价格比现货价格低20%-30%以上。这意味着交易者愿意比现货低20%-30%的价格做空螺纹钢,或者抛售远期合约,这么不划算的买卖,如果不是极度看空未来市场价格,就是脑袋出毛病了,不是吗?

但最后预期没有实现,现货并没有明显下跌,在临近交割时,期货乖乖地上涨,向现货靠拢,做空损失惨重。

这并不是偶然现象,事实上,在反向市场结构下做空投机,收益期望值要大大低于做多。因为,如果交易者做空近月合约,由于期现价差(基差)回归,交易者需要额外克服高价的现货对期货向上的吸引力才能获利,而空远月合约又会发现价格更低,远期看跌的预期已经反映在远期合约的价格之中,再往下跌,可能空间非常有限。

如果要展期,由于在换月过程中是高价买平,低价开空,这样带来的损耗,也会使得做空的绝对收益大打折扣。

所以,在反向市场中做空,需要较为精准地把握时机,速战速决,不可恋战。

与做空相反,反向市场结构下天然地对做多有利。因为卖出价格相对较高的近月合约,再买入价格相对较低的远期合约进行展期,买入成本越来越低,于是在持有多头数量不变的情况下,手里会有越来越多的剩余资金,这就像是投资某项资产能够源源不断获得现金回报。

或者,保持资金投入不变,在买价越来越便宜的情况下,可买入的多头数量就会越来越多,投资者直接赚了“数量”。当然,做多是有利的,并不代表无风险,投资者的绝对收益,会随着期货绝对价格的波动而波动,当持有价值大幅缩水时,投资者可能还是会出现亏损。

空说无凭,我们用历史数据来测试,结果如上图,展示了对于反向市场结构品种,始终做多,惊人的收益率。

需要说明的是,在谈期货交易收益率的时候,我们必须注明杠杆率是多少,否则就没有比较的意义了,这里我说的收益率,都是去杠杆收益率。

什么是去杠杆呢?去杠杆的意思是,有多少钱就买多少货,虽然我们是用保证金交易,而不是全款。比如,我们有100万,那么最多我们只买卖100万货值的合约,虽然我们可以利用保证金交易1000万货值的合约,这就是去杠杆。

在反向市场结构下,去杠杆做多,是不会爆仓的,因为通常情况下(这年头活久见的事情太多了,不能说绝对)商品价格都不会归零。

但如果是正向市场结构,这种长期做多的思路,就会有严重的问题。比如,这些年的橡胶,很多人一直咬牙抄底,但由于每次在换月展期的时候,都是“”低价卖平,高价买开”,这真的很蛋疼,结果价格虽然没有创新低,账户资金却不断创新低。

说了这半天,我们知道了,反向市场结构品种,适合做多,正向市场结构品种,适合做空,但无论是持续做多,还是持续做空,价格朝反方向运动时(这不可避免),就会出现大幅回撤或者亏损。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呢?

有,那就是做对冲交易,我们可以做多反向市场结构品种,同时做空正向市场结构品种,构成多空对称的对冲组合,就无惧市场价格涨跌了,这就是大型机构最重要的期货交易策略——基于展期收益率或者基差因子的对冲策略

对冲交易,才是期货交易的精华,这符合它作为对冲工具的属性。实体企业做期现对冲,进行套期保值;大型投资机构做对冲,以期获得稳定的资金曲线;散户其实也有做对冲,比如各种套利行为,以追求承担较少风险情况下的利润,以后有时间我们再展开交流。

加客服微信:bhjret,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