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负自恋尊敬的花(爱己崇花)

小说:采集标本都能趟雷,这运气啊,被迫立个功许九言看着二哈一般的阿图达无奈的笑笑说:“下了山这把弓在给你,这是给你的拜师礼。”阿图达听说这是给他的更是开心的像个傻子,许九言看不过眼说:“去把箭捡回来。”阿图达听了赶紧屁颠屁颠的去捡箭。老首长指挥者村民抬着野猪和多了的三只狼下了山。下了山

小说:采集标本都能趟雷,这运气啊,被迫立个功

自负自恋尊敬的花(爱己崇花)

许九言看着二哈一般的阿图达无奈的笑笑说:“下了山这把弓在给你,这是给你的拜师礼。”

阿图达听说这是给他的更是开心的像个傻子,许九言看不过眼说:“去把箭捡回来。”

阿图达听了赶紧屁颠屁颠的去捡箭。老首长指挥者村民抬着野猪和多了的三只狼下了山。

下了山,侗头村里忙活起来,先是让人把少年送去镇卫生所,然后拉着许九言说什么也不让她走,非要吃了席才让走。

许九言无奈留了下来,老首长则看着许九言说:“小同志这可是绝活啊,难怪阿图达拜你为师,我以为他是为了报恩呢。”

许九言尴尬一笑心说:他还真是为了报恩,误打误撞罢了。

“绝活不绝活的,这也算一种天赋吧,有的人练一辈子可能也做不到,有的人可能稍微练习一下就能成为高手。”

老首长明白许九言的意思,她说的很对,这个东西真的需要天赋,就像部队里的神枪手,几万人里挑不出一个来。

“那阿图达的天赋如何?”

“尚可,肯吃苦有毅力,纵然天赋不佳又如何?一个肯攀登的人,每天都比昨天优秀是最难得,总会成功的。”

“阿图达找了个好师傅啊!你这准头不打枪可惜了。”

“老首长不去指挥千军万马,窝在山沟里不是更可惜?”

“哈哈,小丫头又试我,你这小丫头有意思。我要是去指挥千军万马我就把你先调去前线。”

“嘿,你这老同志恩将仇报啊,那可拉倒吧,你还是在这里窝着吧。”

老首长哈哈大笑,和许九言舌刀口箭的闲扯。

许九言吃过席,去了阿图达家,把弓给了阿图达,告诉他这是组合弓,让他不要当着人面显摆,自己知道就行了。

又把十只箭给了他,告诉他这十只箭是最后的配箭了,已经没人会做这种箭了,以后他练习先自己做箭,这箭等他练好了准头在使用。

阿图达已经没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扑通一下跪地上就是三个响头,搞得许九言都没反应过来。

“阿图达你以后不能这样知道吧,你会折我寿的。”

“不会,师傅大恩呢。”

许九言不想看他,转身进屋去休息,而阿图达则去邻居家借住,睡觉的时候抱着弓,连平时疼爱的弟弟想摸一下都不行。

第二天阿图达一大早起来把肉送去了河帕村,许九言跟他说下午和她去仓库江边等她,去找一些虫子。然后去上班的时候收了肉叹口气,这多此一举的行为也是够了,可也没办法。

许九言一边整理资料一边想这个寄生虫微生物该怎么合理的引导出来呢?

就算他爷爷的身份可以掩护,得有个研究的过程啊,不能凭空而在啊,虽然确实是凭空而来的。

脑壳想疼了也没想出办法来,下午去了仓库江边,阿图达拿着弓在练习,用的是竹箭,看来是今天现做的,看着很新鲜。

许九言掏出背篓里的十几个罐头瓶子递给他,开始扫描周围的环境,然后把有用的介绍给阿图达,然后开始收取。

一路往南,一时忘了时间,两人忙的不亦乐乎,一抬头都到了边境线了,两人开始往回走,猛然空间响起提示音。

“前方六米有反步兵雷。”

“反步兵雷?什么玩意?地雷吗?”许九言先是一愣,然后是惊。

“杀伤力并不大的压发地雷,主要目的在制残,阻滞行动,消耗战斗力,使触发者下身受伤断腿。”

许九言惊出一身冷汗,看阿图达往前走,一把拉住他,阿图达看着许九言面色发白以为不舒服,赶紧问怎么了。

许九言摇摇头,让他别动,自己蹲下地上缓解心情,然后问空间:“这玩意怎么解决?”

“不踩不会炸。”

许九言沉默片刻,盯着前方的地面一动不动,阿图达也不敢打扰,跟着许九言蹲地上看着前方的地面。

“有没有什么理由让我可以意外的发现这种雷?”

雪线虫,碰到金属自动躲避。”

许九言脑子里出现雪线虫的资料,许九言长舒一口气,扒拉着装满各种虫子的罐头瓶子,找出装雪线虫的那一瓶来。

“阿图达,跟着我走,没有我的命令一步也不许乱动明白吗?”

“好的师傅。”阿图达对许九言是百分百信任的,他师傅让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许九言走到埋雷的地方,把雪线虫轻轻放到雷上,线虫立即往旁边跑去。

阿图达下意识去抓,许九言一把拉住他说:“别动!”

然后自己抓回线虫说:“阿图达,知道这个虫子是什么吗?”

阿图达想了想,忘记了摇摇头,许九言白着脸说:“雪线虫,特性不能靠近金属。”

阿图达茫然的看…

阿图达对金属不金属的不是很了解,但是许九言一说地雷,阿图达也紧张了,盯着地上看。

许九言慢慢走过去,在地雷边上停下,让阿图达用柴刀在地雷边上挖洞,然后用树枝慢慢的往地雷的方向挖,果然露出一个铁疙瘩。

阿图达看到吓得脸都白了,声音颤抖的说:“师傅!”

许九言稳了下心说:“在旁边做个记号,现在跟我走,明白吗,千万别乱走。”

阿图达赶紧用柴刀在边上的树砍了个记号出来,许九言问他:“一路做记号回去,你还能找回这里吗?”

阿图达点头,许九言松口气,能找回来就行。

许九言走前面,走出去不到五十米,空间又提示有雷,许九言走到雷边让阿图达继续做记号。

继续走,出去一百米左右又有提示,就这样走了不到一公里,出现了六个雷。

阿图达回头看着标记过的路线皱眉说:“这是边防哨所的路线。”

许九言一愣,心里咯噔一下,这是针对崇花边防军人的,这是特务所为啊!

许九言想了下,不能不管,必须通知哨所的人。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找的和阿图达心惊胆战的往边防哨所走去,看到哨卡松才松了口气。

许九言看着阿图达说:“阿图达,有些话不能乱说明白吗?别人要问怎么发现的你只管把过程说了就行,明白吗?”

阿图达点头,许九言这个师傅在他眼里已经和神明一个地位了,就是许九言说让他现在抹脖子,他都毫不犹豫照办。

到了哨卡,哨兵喝止了他们靠近。许九言放下背篓放到一边,也让阿图达照着做,然后把弓箭扔到地上,举起双手。

然后她拿出工作证,呼喊着说:“同志,我是奇丽镇的邮局工作人员,我们发现有地雷,一路走来发现了七个。”

一路上一共发现了十九个,许九言故意漏掉了一些,不是她不负责,只要让他们知道有雷,一定会派专业的人来排雷的,她确定过没有复杂的雷,所以只要是专业的不会发生意外。

哨兵举着枪看着他们问道:“你怎么知道有地雷的?你们为什么来边境?往左走十步。”

许九言和阿图达照做,许九言说到:“我是奇丽镇邮局的许九言,我和阿图达来采集生物标本,因为一些生物特性,无意中发现了地雷,而且全部在边防线上,所以特来告知,我认识驻地部队一营长,还有三连长李敬修和吴连长,你可以联系一下,赶紧派人把雷挖了。”

那个哨兵一愣说到:“你是许九言?”

许九言也是一愣,点头说:“我是,这是我的工作证。”

其中一个哨兵走到许九言跟前接过去看了看说:“许九言同志感谢你提供的信息,我马上进行排查,请您在此等候。”

哨兵转身跑进哨所里,许九言问站岗的哨兵说:“你认识我啊?”

“不认识,前不久曾有个搜救任务,就是寻找许九言。”

许九言一愣,尴尬一笑说:“辛苦你们了。”

不多时刚才的哨兵跑出来说:“请两位同志进来等一会,为了两位同志的安全,我们会派人接你们出去。”

许九言点头,招呼阿图达跟她进去,阿图达要去背筐篓和拿弓,许九言让他不要拿,说不会丢的,然后和他一起进入哨所里等待。

阿图达则现在哨所门口不肯进来,眼睛盯着他的弓。

许九言无语,笑着对哨兵说:“这孩子爱玩弓箭,整天和宝贝似的,不会伤人的。”

哨兵说:“许同志好像也不大,居然管他叫孩子?”

许九言一尬,忘了自己现在也是个小不点了,笑了笑说:“我辈分大。”

哨兵一愣,想笑又不好意思,扭头看向外别处,看到阿图达那么不放心的样子说到:“你可以把弓箭拿起来,但是不能有攻击性行为,不然后果自负。”

阿图达听了扭头看向许九言,许九言点点头,阿图达得了准信跑出去拿起自己的弓,爱惜的擦了擦,然后背在肩上。

哨兵觉得这人真的太爱他的弓了,问道:“你这么喜欢弓,是猎人吗?打的一定很准吧?”

阿图达面色微红摇摇头,哨兵一愣,阿图达说:“我师傅打的准,百发百中,神射手。”

“呵,你还有师傅呢!我倒是见过一些老猎人,射箭挺准的。”

“没我师傅准。”

许九言听了汗颜,心说你师傅狗屁不是,完全是靠外挂啊,你可别夸了,咱害臊啊。

天色擦黑的时候外面来了有十个人,为首的看到许九言给敬了个礼。

许九言赶紧站起来手足无措的回礼,有点不伦不类,完全是有点紧张的原因。

这阵仗不会是怀疑她吧,脑子里过滤着说辞,一遍一遍的推演着。

“感谢许同志提供的信息,我是一连长郑兵,现在带你们出山,但是需要同志随我们先去做个笔录。”

“好的。”许九言很是配合的说,然后跟着他们一起走,出去的时候筐篓被其他战士接了过去。

下了山,许九言和阿图达坐上了军用解放大卡车,一路颠簸的到了部队里。然后许九言和阿图达被分开带进两个办公室。

接待许九言的是个中年人,带着个眼镜,一脸的慈祥,许九言心里崩紧了弦,社会经验所得,这种人是百分百的狠角色,俗称笑面虎。

许九言正襟危坐,脑子里不停的说着冷静,然后准备着应对的说辞,实在不行就得装傻。

果然,笑面虎没有着急询问,而是面对着她微微的一笑,说到:“许同志你好,我叫赵琦,许同志屡立奇功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许九言则很紧张的说:“赵同志,我,我觉得我很倒霉……”

赵琦哈哈一笑说:“许同志还挺幽默。”

“赵同志,让你去送信碰上毒贩子,然后又碰上杀人的,最后还碰上地雷,你觉得这是幽默吗?”

“咳咳,许同志的运气是不怎么好。那么你是怎么辨别有地雷的?”

许九言垂下眼带点伤感,又有些莫名的情绪说:“根据雪线虫的习性,雪线虫是一种寄生虫,在土表层活动,惧怕金属,我看到有好几条雪线虫绕着跑很好奇,知道那个地方肯定有金属,本来想挖挖看的。”

“那块地的湿度和土壤成分非常适合雪线虫的生存,阿图达发现不到五十米的距离,雪线虫又出现了绕着走现象,我就更好奇,围着那里转了一圈,发现不远处也有这个现象,我就觉得很有问题了。”

“纳闷的时候我想起李连长给我说过不要随意去边境,有地雷的,我就觉得我们怕是碰上地雷了。可是我们也不确定,决定挖挖看,但是我也没挖过地雷,也不知道会不会炸,我们就在铁线虫绕道的旁边开始挖,然后慢慢往铁线虫绕的地方挖,看到个铁疙瘩,我就知道是地雷了,然后我和阿图达就用雪线虫引路,去哨所报告了。”

“雪线虫?”

“一种寄生虫,靠腐烂草根存活,现在这个时候是雪线虫的繁殖季节。这种寄生虫对啮齿类动物是大补的,可提高啮齿类动物的繁殖能力。”

“一种寄生虫能找地雷?”

原创文章,作者:花仙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g20.com/2663.html